• 一盏忍冬茶

    2018-10-26 14:22:40

    忙忙碌碌,身心无空闲,搬了新家好久,才发现小区周边,一株挨着一株的金银花,密密匝匝地爬满了高高的铁艺篱笆,满眼都是葱翠和绿意,椭圆的叶,一簇一簇细碎的花儿,花瓣细

      忙忙碌碌,身心无空闲,搬了新家好久,才发现小区周边,一株挨着一株的金银花,密密匝匝地爬满了高高的铁艺篱笆,满眼都是葱翠和绿意,椭圆的叶,一簇一簇细碎的花儿,花瓣细长,有蕊探出,色彩先白后黄,是什么时间改换的,不得而知。想来是趁我夜晚睡觉的辰光,逐步递转,悄悄地改换了色彩,就像仙女七彩的霓裳,只一眨眼的时间,就换了色彩。

    说真话,那些花儿真的算不上美丽,花瓣单薄瘦弱细长,色彩也只需金银两种,无声无息地藏在那些绿叶中,不招摇也不显眼,若有似无。却是那些枝枝蔓蔓,羁绊纷扰,缠缠连绵,假势而上,葳莛森森,气势盖过了那些并不非常美丽也并不非常张扬的花儿。

    早上漫步,看见那些由白变黄的花朵儿在晨风中摇曳,香味迎面而至,浓郁芳香,一阵一阵的香味,袭扰得我有些晕眩。我悄悄掐下一朵,别在衣襟上,一路上都闻着花香,在晨光里听着鸟语,看着那些肆无忌惮的绿意,涛涛地盖过了天边,春天,气势汹涌地来了。我的心境好像也轻快了许多,我的脚步也轻盈起来。

      。

    别在衣襟上的那朵小小的花儿,我是舍不得丢掉的,回到家里,把那一朵细巧瘦弱的花儿夹进书里,风干成一缕香味,得以长地保存和收藏。

    我无法幻想,那么小小的一朵,就会香得那么肆无忌惮,香得那么无所顾及,香得那么天然舒畅,香烈却不淡雅,尊贵却不高傲,别有一番风骨。我沿着那条青石板铺成的小路,挨着那些探出来的枝枝蔓蔓,闻着那些一阵一阵袭来的花香,从春天一路走到秋天,从发芽绽蕊到花事全情谢幕,我没有错失中心的任何一个细节。

    有几日,我置疑自己是感冒了,喉咙红肿痛苦得凶猛,食不下咽,连话都懒得讲,更没有心思在园子里漫步,那些花儿草儿自顾自地盈润招摇,我却是淹头搭脑,衰颓下去。他巴巴地去篱笆边,采了一小簇金银花儿,小心谨慎地捧回家,放在沙锅里加上冰糖煮水,然后盛一小碗给我,我不愿喝。原因无非有两点,我虽非黛玉那般惜花葬花,可是好端端地把花儿摘下来煮水,总觉得有点暴殄天物的感觉。别的一层原因是,那些花儿闻着虽香,但煮起水来,却是苦了吧叽难以下咽,加了冰糖,尽管口感好了许多,但终久不是什么好味道。

    那些花儿,在碗里淹头搭脑,沒有了往日的神采,我盯着它们入迷。他不依,说是必须得喝,为了压服我,他乃至搬出了《本草纲目》,引经据典,说金银花清热解毒,宣散败火,喝一小碗儿确保手到病除。我讪笑他有江湖郎中的潜在气质,喝就喝呗,还说上一火车的废话干吗?

    真的喝了那碗金银花煮得汤,遵江湖郎中医嘱,一日三次,每次一小碗,没几日,喉咙公然不肿了,也不疼了,能说话了,也能下咽了,我欢喜反常,逢人便引荐金银花煮汤。

    金银花,又叫忍冬花,木质藤本植物。我更喜爱忍冬花这个姓名,有一股子隐忍、安静和淡淡的伤感的气质泅在其间,让人不自觉地生出痛苦和怜惜的感觉,隐忍的时分,那是一种怎样的蛰伏?

    金银花开花时,常常是一双一对地相对而开,两朵花儿虽散开在两头,但其根相连,天涯相对,只需悄悄地摘下其间一朵,那么另一朵也会紧跟着掉了下来,相依相守有如情侣,我给它起了一个好听的姓名,叫情侣花儿。相对而开,相对而眠,只怕悄悄的一声叹气都逃不过互相,怎么会不是情侣花儿呢?

    年年岁岁花类似,岁岁年年人不同。喜乐也好,哀痛也罢,要来的挡不住,要去的也留不住。年月深处,踽踽独行之人,幸得一盏花事,唯有忍冬茶,虽不能解人生疾苦,却喜得一时之高兴与芳香,得一时,喜一世。乐一时,爱终身。